正版铁算盘 主页 > 正版铁算盘 >  

872878.com“烟花大王”梦碎互金 熊猫金控何去何从

更新时间: 2019-10-18

  前有“上海滩大佬”戴自康自首,后有网信普惠的实控人、先锋系创始人张振新去世,如今“烟花大王”所控制的P2P平台银湖网也遭立案。

  2019年10月9日晚间,熊猫金控(600599.SH)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得知旗下公司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

  熊猫金控原名熊猫烟花,为A股“烟花第一股”,其实控人赵伟平是业内有名的“烟花大王”。近年来,各地禁止春节燃放鞭炮的政策,熊猫金控不得不谋求转型。英语教师出身的赵伟平,从烟花行业逐步涉猎影视、金融、新能源等行业,成为身家高达30亿元的富翁,而今却栽在了他曾经“最看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上。

  随着互金整治的深入,从烟花业转型至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熊猫金控深受影响,业绩大幅下滑,出现巨额亏损,早已准备剥离互联网金融资产,转向新能源行业。然而,二次转型并不顺畅,新能源梦还没开始即宣告终止。

  如今的熊猫金控烟花业务持续萎缩,互金资产要么剥离要么被立案,实控人赵伟平也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针对银湖网被立案带来的影响、银湖网债务兑付、熊猫金控剥离互金资产进展情况、未来熊猫金控如何扭亏为盈等问题,《商学院》记者试图电联熊猫金控方面,均未果。其中,记者拨打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电话号码已经为空号,而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的电话号码并未接通,记者向其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对于银湖网被立案,熊猫金控则表示,上述案件尚处于立案阶段,银湖网将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的调查工作。此次银湖网被立案对公司的影响尚存在不确定性。

  据天眼查显示,银湖网成立于2014年4月15日,平台正式上线日,由熊猫金控旗下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最终受益人为银湖网创始人兼CEO赵伟平。

  据其官网显示,银湖网采用P2P网贷的金融信息中介服务模式,为借款人和出借人提供出借信息撮合,通过撮合出借人与借款人在平台完成借贷行为,实现用户借款与出借需求的双向通道。

  截至目前,银湖网累计出借金额约为112亿元,注册人数约122万人。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银湖网累计借贷金额为81.46亿元,累计借贷笔数35548笔,累计代偿金额3.78亿元;借贷余额为33.73亿元,当前借款人数量20330人,当前出借人数量38494人,银湖网兑付存不小压力。

  事实上,早在8月份,熊猫金控就连续收到两封来自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核实公司、银湖网或相关方是否收到公安部门立案的相关文件,并向公安部门正式核实银湖网是否被立案侦办。

  而在核实了近一个半月后,熊猫金控才最终确认,旗下网贷平台银湖网的命运尘埃落定,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但目前公司及银湖网还未收到相关部门出具的与银湖网被立案有关的法律文件。

  实际上,银湖网出事早就显露端倪。2018年8月27日,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通过直播表示,公司旗下互金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了挤兑以及逾期问题,预计会在两年内完成兑付。在直播中,赵伟平还透露了银湖网及熊猫金库兑付危机的细节。

  赵伟平的直播内容当时就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熊猫金控于2018年8月31日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道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2018年9月2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下称“湖南证监局”)《关于对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其中,在熊猫金控遭证监会责令公开说明中,证监会直指公司存在信披违规的问题,要求补充披露银湖网、熊猫金库的相关情况。

  熊猫金控随后回复称,旗下P2P平台流动性和信用风险在可控范围内,已采取措施。当时的情况说明还指出,实控人赵伟平资金情况可控,有能力偿还股权质押融资,不会影响实际控制人及大股东地位。与此同时,赵伟平也曾多次表态,愿意为出借用户“兜底”。

  根据银湖网的债权处理建议公告显示,目前银湖网累积兑付金额仅1.3亿元,占借贷总金额3.86%。目前来看,赵伟平所言的两年完成兑付的目标十分渺茫。

  2019年3月11日,熊猫金控又发布公告称,赵伟平近日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而被立案调查。

  此外,在2019年4月8日的债权处理建议公告中,银湖网首次披露了实控人赵伟平所拥有的资产情况,其拥有的资金及上市公司等资产估值总计为30亿元。

  同时,据悉,赵伟平试图将上市公司与P2P平台剥离,计划将银湖网100%股权转让给自己。据熊猫金控在今年的2月2日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熊猫资本”)拟与实际控制人赵伟平签署协议,将持有的银湖网100%股权作价2.19亿元转让给赵伟平。

  熊猫金控当时表示,转让的目的是公司整合业务资源,将经营风险较高的P2P业务进行剥离,降低公司经营风险,确保公司可持续经营。实际上,转让的线P业务放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方便进行处理债务问题。不过,该剥离计划并未实施。

  此外,《商学院》记者注意到,熊猫金控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也不佳: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9.48万元,与上年同期的302.88万元相比大幅下滑535.65%。其中,银湖网亏损3930.47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813.29万元减少316.76%。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熊猫金控总户数约为2.81万户。10月10日,熊猫金控开盘“一字”跌停,让公司股民们“倒吸一口凉气”。当日该公司股价报收11.34元,总市值仅剩下18.8亿元。

  随着熊猫金控官宣银湖网被警方立案调查,有分析指出,“烟花大王”赵伟平转型互联网金融的梦宣告彻底破碎。

  资料显示,赵伟平是熊猫金控的创始人和实控人。据半年报显示,熊猫金控主要业务为互联网金融和烟花出口业务,其中互联网金融业务主要通过网贷平台“银湖网”与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熊猫小贷”)开展。据了解,在2018年9月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被剥离前,熊猫金控还持有其运营的P2P平台“熊猫金库”70%股权。目前,熊猫金库的用户数达104万,累计交易额达149亿5730万元。

  实际上,熊猫金控早已着手剥离互金资产。除了今年2月份熊猫金控拟将持有的银湖网10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外,1月17日,熊猫金控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显示,拟出售莱商银行3.33%股份、湖南银港70%股权和广州熊猫小贷100%股权。

  此前的2018年10月19日,熊猫金控宣布,拟与深圳正前方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作价2.1亿元向其转让旗下广州熊猫小贷100%的股权,同时还拟向湖南华晨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转让旗下浏阳银湖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作价1688万元。2018年9月14日,熊猫金控宣布将所持有的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银港”,“熊猫金库”运营主体)70%股权以5712.3万元转让给赵伟平。

  有意思的是,赵伟平此前曾公开表示互联网金融是其未来最看好的行业。正是凭借这份直觉,赵伟平才踏上P2P之路。在此之前,他的主要标签是“烟花大王”“A股烟花行业唯一上市公司实控人”。赵伟平是国家烟花爆竹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8年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鸟巢及长城烟花燃放总指挥,专注烟花行业近30年。

  据悉,赵伟平系英语教师出身。经历了在烟花爆竹外贸出口的国企工作事业“瓶颈”后,1989年辞职“下海”创立了中国烟花行业第一家私营企业——广州攀达(Panda)贸易有限公司。他收购了全球烟花行业惟一上市公司——湖南浏阳花炮股份有限公司,一跃成为业内老大。

  不久,赵伟平就迎来了人生中的“高光时刻”,陆续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式、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上烟花燃放的实施总指挥。而当年销售商口中一句“奥运会鸟巢上放的焰火”,则成为熊猫烟花最具说服力的广告语。

  受政策调整、民众环保意识加强、雾霾天气、安全事故多发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熊猫烟花的市场逐步萎缩,赵伟平开始着眼新的领域。据悉,熊猫烟花自2009年起先后进军房地产、酒店等领域,但收效甚微。

  最受人关注的一次转型则发生在2014年。当年的3月14日,赵伟平宣布进军影视行业,熊猫烟花拟以5.5亿元估值收购华海时代影业传媒有限公司100%股权。此消息带来了公司股价暴涨50%,不过最终这笔交易被搁浅。

  转型失败后,赵伟平曾对媒体表示,“什么赚钱做什么”。2014年,互联网金融开始成为风口。于是,赵伟平果断进军P2P,于当年7月成立了银湖网。2015年,赵伟平又将“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主营业务由烟花销售转向互联网金融。2016年成立了熊猫金库,之后陆续涉足小贷、投资地方银行,初步完成在金融行业的布局。

  然而,正当互金业务经过几年培育稍有起色之时,2018年P2P行业平台相继爆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熊猫金控重注的互金业务瞬间垮塌。

  或许是嗅到了新能源行业的“芬芳”,亦或感受到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冰冷”急于从泥潭中抽身。2018年11月中旬,赵伟平将手中的莱商银行股权出售,拟以11.55亿元现金收购新三板挂牌公司南通欧贝黎新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贝黎电力”)55%的股权,意欲转型新能源行业。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表示,此举有利于上市公司盘活资产、释放资源;同时也有助于上市公司调整优化业务布局,进入国家政策大力支持的新能源电力产业,未来熊猫金控有望形成金控、烟花、新能源电力三大业务格局。不过最终该收购计划于今年1月告吹,转型再次宣告失败。

  由于转型不畅,互金业务大幅削减、平台陷入“兑付泥潭”,熊猫金控业绩持续下滑。截至上半年末,熊猫金控总资产为8.4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9.42亿元减少10.66%。上年年实现营收8666.71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1.53亿元减少43.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9.48万元,相较去年同期的302.88万元暴减535.65%;基本每股收益为-0.079元/股,同比减少534.07%,盈利能力大幅降低。其中,银湖网总资产为1.85亿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344.13万元,较上年同期的4107.7万元减少91.62%;亏损3930.47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813.29万元大幅下滑316.76%。

  英语教师出身的赵伟平,逐步涉猎烟花、影视、金融、新能源等行业,“浏阳花炮”摇身一变成成了熊猫金控,追逐市场热点做起了P2P互联网金融。

  实际上,相对于实业投资,在中国做金融成本低回报高,因此大家都想做金融。但是做金融是有门槛的,不是谁都能拿到金融牌照的。拿不到金融牌照就做P2P,说起来并不是直接做金融,只是提供信息撮合平台,打擦边球。

  为什么P2P都陷入了死胡同?某资深业务人士认为这与一些平台法人的粗犷和盲目自大有关,“当然也不排除利欲熏心的情况”他补充道。

  他认为做金融包括P2P都是有门槛的:“个人角度来看可能确实不一定有恶意的出发点,但行业本身确实是对运营风控等专业技能有很高要求”,他解释道:“p2p贷款平台在风控、运营方面存在很多问题,以至于在信贷环境恶化的情况下资金最终难以周转,无法偿付投资人。平台的结局以失联,法人跑路居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另外还有些平台陷入套路贷和暴力催收的模式中,也产生了很多社会问题。”急需网络营销策划书例文01kj第一开奖872878.com